2019年棋牌游戏平台

文艺生活

首页 > 文化建设 > 文艺生活
计忠荣随笔:红的通透的心房
发布时间:2019-11-27 14:49:43     作者:计忠荣   浏览量:427   分享到:

黄土高坡的地表千沟万壑,一到深秋,万木枯尽,让凹凸不平的山丘显得格外的粗旷荒凉,唯一的颜色就是山头柿子树上吊挂的一个个红柿子,宛若一盏盏点亮的红灯笼,照亮着无数游子的家乡,又像一颗颗红扑扑的心房,绘就了回忆里的童话。

摘柿子,对我们在农村长大的90后来说,是最熟悉不过的事情。凡是有山地的人家,家里都有柿子树。儿时放学的路上,要经过柿子山,一到柿子成熟的时节,我们就三五成群,满山逐个柿子树上找软柿子。虽说都是小孩子,一看见软柿子,犹如孙悟空转世,一溜烟就爬到了树上。软柿子艳丽鲜亮,肤色光滑,吃起来如蜜津甜,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是我们最爱的“零食”。

柿子有很多种吃法,我知道的就有四种。第一种是煎炒。把熟透的柿子去皮,将肉汁挤到碗里,然后像打鸡蛋似的搅拌均匀并加入面粉,等面粉变成红色,再加上调料炒熟,虽然不好看,但吃起来却别具风味,俗称柿子炒面,这也是彬州市一道菜肴。第二种是酱柿子。把硬柿子摘回家,放到锅里加上水,撒上一把食用碱,锅底点上火,火不能过大,烧到水有点温度即可,火势过大,水温过高,就会把柿子煮熟,火候恰好,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吃到香甜可口的酱柿子。第三种是做柿饼。将硬柿子去皮,晒至颜色暗红,然后逐个用手按成圆饼状,继续晒,直到上面生出一层白色粉末状的糖脂,果肉黑干,这就是柿饼了。咬上一口,从口齿间能甜到心底。第四种是柿子罐头。将硬柿子切成块,撒上白糖,加上酒,密封起来,等到过年的时候,端上桌子,一打开,一股清香迎面袭来,几双筷子轮番而下,几个回合一盘柿罐头就被抢光了。

柿子树枝干高大奇特,很有艺术感。一到秋天,树叶和柿子都会变成红色,如血色一般,将整个山坡绘染成红色的画卷。每逢这个时候,村民们拉着架子车,扛着长数十米的木头梯子,便开始摘柿子了。我最喜欢摘柿子了,爬到树上,摘满一小笼,用绳子吊下来,姐姐倒在架子车上,偶尔,我还会调皮的摘一个柿子扔下去,砸到她身上,姐姐疼的一叫,我就笑着说是柿子自己掉下去的,如今姐姐已经嫁人多年,我时常回忆起我们一起摘柿子的画面,都会暗自生笑。

    摘柿子是很危险的活,再加上柿子市场萎缩,如今已经没人摘柿子了,满山的柿子一到秋天都会挂满树梢,随风飘落在地,让人看后惋惜。看着满地的柿子,想到成长经历,感触颇深,其实人的成长,就是一个自我认知的过程,年少时出门在外,别人问我是哪里人,我会选一个闻名的地名报上,以提高身价。随着年龄增长,开始逐渐明白,我们就像这块土地所生长出来的一棵柿子树,虽然貌不惊人,但不论在何方,身上所绽放出来独有的颜色就是家的颜色。(小庄矿 计忠荣)

 

编辑:徐超